UCCA北京

UCCA工作坊
身体工作坊系列(第四期):古典瑜伽,“心”之止息

2020.9.20
14:30-17:00

工作坊
地点:  UCCA大客厅
语言:  中文

瑜伽是生命的科学和生活的艺术,是使生命完整、完满的实践方法。

古典瑜伽是所有瑜伽之源。但在90年代初,大众对姿势瑜伽的兴趣开始激增,并从印度传到了世界各处。慢慢地,瑜伽在近现代也许普遍被理解为以健康和健身为主要目标的一种修习。其实瑜伽的本质目的是完成一个人的精神进化,发展出超越人性的品质和品格,从而认知到所有无常背后的那个“常”,从身体的问题入手只是一个契机。这个进化需要有健康的身心做支撑,物质身体成为精神进化的有力载体和工具。

本期“身体工作坊”将回到东方智慧与东方法门,邀请希瓦古典瑜伽创始人时颖,带领参与者体验古典瑜伽的入门方法。如果你在寻求这种超越性的精神进化的方法,如果你与“自然”、“非暴力”的修习方法相应,建议你来试一试古典瑜伽。

活动日程

14:00-16:30 古典瑜伽入门
16:30-17:00古典瑜伽答疑

古典瑜伽背景介绍

纵观瑜伽的历史,《瑜伽经》是其中最重要的一部著作,它标志着古典瑜伽的形成。《瑜伽经》并非谈论瑜伽的第一部典籍。在它之前的初期《奥义书》中,瑜伽的哲学思想已初步形成,实践的方法也先后出现。但尊者帕坦伽利——《瑜伽经》作者——是将瑜伽系统化、集大成的第一人。

从《瑜伽经》开始,瑜伽形成了一套成熟的哲学体系。它接受了数论的思想,确立了到达三摩地的八个分支(制戒、内制、体式、呼吸控制法、制感、总持、冥想、三摩地),使瑜伽成为古印度六大正统哲学之一。帕坦伽利明确了瑜伽是止息“心”(citta)的方法,详细描述了“心”的特性,以及三摩地的层次和进程。在《瑜伽经》中,对体式的描述极其有限,几个体式都是用于冥想的坐姿,更注重的是精神层面的练习。

到了《瑜伽经》之后的后古典时期,瑜伽在实践方法上有了更多发展,开始强调身体作为解脱工具的作用,哈他瑜伽是这种思潮的代表。它认为身心是一个密不可分的整体,它们之间彼此影响,相互成就,作用一方可以间接影响另一方。通过不断净化身体、经脉,也可以极大地促进精神的解脱。在这个时期,以祛除疾病、调整身体为目的的体式数量开始增加。哈他瑜伽最著名的经典《哈他之光》介绍了十五个体式、八大呼吸控制法、以及六大清洁法,其它几本著名的哈他典籍中,也详细谈及了净化和修复身体的方法。

我们学的这个古典瑜伽课程,是“泛古典”的概念,以《瑜伽经》的哲学思想为核心,以帕坦伽利确立的八支为修法的根本,涵盖了前古典时期的思想(以《薄伽梵歌》《奥义书》为代表)、古典时期的哲学(以《瑜伽经》为代表)以及后古典的练习方法(以《哈他之光》为代表),终极目的是完成一个人精神上的进化。

但因为现代人身体的问题比古人要多得多,所以哈他瑜伽中关于净化和修复身体的练习成为重要的辅助手段。通过清洁法、体式和呼吸练习,把身体调整到一个相对健康的水平,循序渐进地进入精神练习的层面,是安全、有效的策略。所以,学习古典瑜伽可以选择从身体入手,在解决身体问题的过程中,培养对“心”的觉知和洞见,而这些品质又反过来促进对身体的修复和净化。

嘉宾

工作坊导师

时颖(瑜伽践行者)

曾就学于印度卡瓦拉亚达瀚慕(Kaivalyadhama)瑜伽学院,拥有十余年古典瑜伽的教授经验。

 

工作坊主持

钱丹(运动医学硕士、古典瑜伽践行者)

运动医学硕士、古典瑜伽践行者、含舍主理人、即兴舞者。毕业于北京体育大学,运动医学教研室,深入研究与学习人体科学、运动医学及身心学;2012年,学习和练习瑜伽;2013年开始教授瑜伽;2019年,回归古典瑜伽的练习与实践,探索古老的东方智慧。

合作方

身身不息文化交流中心

身身不息(BODY ON&ON)是一家以身体为本体的当代文化艺术策划/制作机构,包括身身访问、身身艺术、身身学院三大版块,致力于探索身体的时代能量,艺术的社会价值。自2019年创立,身身不息发起了“身体访问计划”、“星空艺术节”、“Touch接触即兴艺术节”、“身体游牧计划”、“当代身体工作坊系列”等项目,创造智性的、觉性的、感性的身体场域,于认知中更新思想,在艺术中获得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