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介绍

“东北四部曲”是王拓过去四年中最重要的创作序列,包括影像作品《烟火》《扭曲词场》《通古斯》和《哭阵门》。在这个系列的作品中,艺术家通过建构一个复杂的叙事装置讲述了东北的地缘关系、现代性的断裂和其间个体命运的走向。通过对于几个重要叙事原型的发展和阐释,王拓铺展了一个复杂的“时空坐标”,并以此建构关于东北的想象和言说。不同时期的社会要案、古代志怪小说、或宏大或隐秘的历史事件片断穿插在时空模糊的叙事文本之中,“东北四部曲”在这样的语境下以独特的叙述方式提供一种替代性地进入历史的方式,并探索了国别和区域性地缘政治在现代性叙事中的张力。
王拓,《烟火》(静帧),2018,彩色有声单频4K影像,31分18 秒。

复仇是“东北四部曲”中的一个重要原型叙事,在其中的第一部《烟火》中,王拓重新排演了一起中国近期发生并被广泛讨论的社会暴力事件——张扣扣复仇案。片中的主人公以农民工的身份出现,他在东北某小城的建
筑工地工作,沉湎于童年丧母的痛苦回忆,并最终踏上返乡之路完成复仇这一仪式化的动作。影片中的这位复仇者也不时出现于电影道具仓库中,通过阅读施剑翘复仇案等民国传奇,一次一次进行关于复仇的演练。在“东北四部曲”中反复出场,并以多种身份演绎不同故事的几个重要人物原型——复仇者、书生、鬼魂、母亲——在《烟火》中陆续登场,影片的叙事也通过这些原型的反复排演而逐渐铺展开来。
王拓,《扭曲词场》(静帧),2019,彩色有声三频4K影像,24分38秒。

在《扭曲词场》中,故事的铺展从个体的命运延伸到历史的轮回,并展现了作为一种历史观的“泛萨满化”概念,即人在循环往复的时空波动中由于某种契机,在意识中穿越时空而参与历史对话。这种萨满性的觉醒看似
由个人遭遇引发,背后则暗示着时代剧变所带来的阵痛。历史轮回在王拓的作品中由具体的动作作为引子得以显现。《扭曲词场》创作的2019 年,既是复仇者张扣扣被执行枪决之时,也是新民主主义运动中第一个烈士郭
钦光离世的一百周年。作品通过民工所扮演的角色,呈现了张扣扣在复仇前夜复杂的心理状态,并通过书生角色的引入重新排演了郭钦光的死亡。在这里,两个时隔一百年的死亡事件产生了跨越时空的交集,也暗示着推
动这两重牺牲背后的“母亲”形象与“国家”概念间的某种同质性关联。

《东北四部曲》

“东北四部曲”是王拓过去四年中最重要的创作序列,包括影像作品《烟火》《扭曲词场》《通古斯》和《哭阵门》。在这个系列的作品中,艺术家通过建构一个复杂的叙事装置讲述了东北的地缘关系、现代性的断裂和其间个体命运的走向。通过对于几个重要叙事原型的发展和阐释,王拓铺展了一个复杂的“时空坐标”,并以此建构关于东北的想象和言说。不同时期的社会要案、古代志怪小说、或宏大或隐秘的历史事件片断穿插在时空模糊的叙事文本之中,“东北四部曲”在这样的语境下以独特的叙述方式提供一种替代性地进入历史的方式,并探索了国别和区域性地缘政治在现代性叙事中的张力。

《烟火》

王拓,《烟火》(静帧),2018,彩色有声单频4K影像,31分18 秒。

复仇是“东北四部曲”中的一个重要原型叙事,在其中的第一部《烟火》中,王拓重新排演了一起中国近期发生并被广泛讨论的社会暴力事件——张扣扣复仇案。片中的主人公以农民工的身份出现,他在东北某小城的建
筑工地工作,沉湎于童年丧母的痛苦回忆,并最终踏上返乡之路完成复仇这一仪式化的动作。影片中的这位复仇者也不时出现于电影道具仓库中,通过阅读施剑翘复仇案等民国传奇,一次一次进行关于复仇的演练。在“东北四部曲”中反复出场,并以多种身份演绎不同故事的几个重要人物原型——复仇者、书生、鬼魂、母亲——在《烟火》中陆续登场,影片的叙事也通过这些原型的反复排演而逐渐铺展开来。

《扭曲词场》

王拓,《扭曲词场》(静帧),2019,彩色有声三频4K影像,24分38秒。

在《扭曲词场》中,故事的铺展从个体的命运延伸到历史的轮回,并展现了作为一种历史观的“泛萨满化”概念,即人在循环往复的时空波动中由于某种契机,在意识中穿越时空而参与历史对话。这种萨满性的觉醒看似
由个人遭遇引发,背后则暗示着时代剧变所带来的阵痛。历史轮回在王拓的作品中由具体的动作作为引子得以显现。《扭曲词场》创作的2019 年,既是复仇者张扣扣被执行枪决之时,也是新民主主义运动中第一个烈士郭
钦光离世的一百周年。作品通过民工所扮演的角色,呈现了张扣扣在复仇前夜复杂的心理状态,并通过书生角色的引入重新排演了郭钦光的死亡。在这里,两个时隔一百年的死亡事件产生了跨越时空的交集,也暗示着推
动这两重牺牲背后的“母亲”形象与“国家”概念间的某种同质性关联。